在线预定

合作加盟      联系我们

欢迎您   北京泽牧久远生物科技研究院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400-025-2628

搜索

联系

Contact

固话:010-89542272

传真:010-89542272
邮箱:3278879583@qq.com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   北京泽牧久远生物科技研究院      京ICP备1303703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386号C区608         邮编:101110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025-2628

关注

Concern

>
>
>
>
牛结节性皮肤病从南向北转移,你要的防控方法都在这里了(泽牧久远推荐)

资讯详情

牛结节性皮肤病从南向北转移,你要的防控方法都在这里了(泽牧久远推荐)

浏览量
【摘要】:
牛结节性皮肤病(lumpy skin disease,LSD)又称牛疙瘩皮肤病或牛结节疹,是由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LSDV)引起的一种牛传染病。该病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须通报动物疫病,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动物检疫疫病名录》中的一类传染病。该病发病率为5%—45%,病死率可达10%。其中产奶奶牛的危险性最高。发病率在5%—45%,死亡率在1%—10%。该病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常见于利于吸血节肢动物繁殖的春、夏、秋季节。

根据FAO数据,2016年我国水牛养殖量为2380.1万头,奶牛和肉牛养殖量为8452.3万头,总量超过1亿头。根据目前牛结节性皮肤病的传播速度以及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哈萨克斯坦接壤地区畜群养殖量密度计算,传入时间预计2019年—2020年。传入后,将引起我国奶牛和肉牛大量发病。按照5%—45%的发病率和1%—10%的病死率计算,将会有400万—4500万头牛感染,4万—450万头牛死亡。

我国首次确诊发生该病是在2019年8月12日,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确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州发生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2020年7月13日,农业农村部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认,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发生一起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全国共有福建长汀、江西赣州、广东潮州、安徽黄山、浙江金华等地确诊发生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

1、牛结节性皮肤病风险概述

当前疫情排查主要基于临床症状。据文献记载,该病亚临床症状较多,疙瘩不明显,因而对牧区而言,极难在第一时间发现亚临床症状的病牛。这些病牛可能导致牛群发生持续感染。虽然该例疫情目前已被确诊,但病原何时传入、影响范围多大,仍难以判定。因此,在开展免疫前,需要实施血清学监测,在高风险区域采集牛血清,进行抗体筛查,进而研判疫情可能的扩散范围。

引起牛结节性皮肤病的病原为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为双链DNA病毒,基因组大小约为151 kbp。LSDV 是一种痘病毒,与牛痘病毒差异很大,而与绵羊痘病毒(sheep pox virus,SPPV)和山羊痘病毒(goat pox virus,GPV)相似,同 属于山羊痘病毒属(Capripox virus)。LSDV是大的双链 DNA有囊膜的病毒,在冬季和干燥情况下,该病毒在环境中存活能力很强。虽然许多消毒剂能够杀灭该病毒,但此类消毒剂往往难以杀灭发病动物脱落的痘疹痂皮中的病毒。

LSD是牛的“天花”,临床特征包括发热、皮肤广泛性出现结节、机体消瘦、淋巴结肿大、皮肤水肿(图 1)。剖检可见黏膜和内脏器官出现病理性结节。该病的发病率在 5%~45%之间,病死率达10%。该病不感染人,其危害主要在于引起牛病死率升高、牛皮质量下降、产奶量下降、体重增长缓慢,有时引起公牛暂时或永久性不育,甚至因为继发细菌感染而导致病牛死亡,还可导致牛和牛产品出口受阻以及巨额的疫病控制与消灭成本,从而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临床表现及剖检情况

(1)牛结节性皮肤病的流行病学

病毒可在被感染牛的唾液中存在,该病可以通过被污染的环境感染。但是最主要的传播方式是节肢昆虫媒介的机械传播,也就是蚊蝇的叮咬,所以在以往流行地区多发生在雨后的昆虫活动,所以说这种疾病与雨季有关。随着蚊蝇叮咬机械传播的病毒,通过白细胞相关的病毒血症在机体内迅速的发展。

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也可通过间接接触方式传播,病牛污染的环境、污染物及媒介,如用具、饲料、垫草以及病牛粪便、分泌物、毛皮等。节肢动物可传播多种痘病毒,如禽痘、黏液痘等。目前为止,已经证实,蚊子可能传播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严重感染动物的损伤皮肤含有高滴度的病毒,这为吸血节肢动物提供了丰富的污染来源。最近发现,非叮咬的苍蝇也发挥传播作用。其作为媒介,通过采食因牛结节性皮肤病死亡的动物尸体,从含高滴度的损伤皮肤或体液中携带病毒。非洲硬蜱也可传播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

(2)传播途径

我们知道疫病的传播需要满足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根据牛结节性皮肤病的流行病我们可以知道它的传染源主要为病牛;传播途径主要通过蚊、蝇、蠓、虻、蜱等昆虫媒介传播;易感动物为所有牛,黄牛、奶牛、水牛等易感,无年龄差异。因此我们在预防该疾病的时候主要要通过这三个维度进行预防。

(3)牛结节性皮肤病的临床症状

一般症状:病牛发热,呼吸困难,流涎,流脓性鼻液,体表淋巴结肿大,胸下部、乳房和四肢常有水肿,孕牛经常发生流产、产奶量暂时性下降、公牛暂时或永久性不育。

特征性症状:在皮肤上出现许多结节(疙瘩),结节硬而凸起,界限清楚,直径一般为2—3 cm,少则1—2个,多则达百余个(图2)。结节多出现于头、颈、胸、背等部位,有时波及全身。结节可能完全坏死、破溃,但硬固的皮肤病变可能存在几个月甚至几年。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3、诊断

(1)鉴别诊断

LSD 重症病例的症状特征非常明显,但轻度感染易与牛伪结核性皮肤病、牛疱疹性乳头炎(牛疱疹病毒2型)、嗜皮菌病、牛皮蝇感染等疾病混淆,应作鉴别诊断(详见表1)。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实验室诊断

常规检测方法如病毒中和试验、ELISA和普通PCR均可对牛结节性皮肤病进行确诊,但这些方法耗时长、灵敏度低、特异性差,不能对早期发病动物进行快速准确地诊断。目前,一款“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荧光定量PCR检测试剂盒”已经上市,不仅可以快速、准确地检测LSDV,还可鉴别诊断山羊痘病毒(GTPV)和绵羊痘病毒(SPPV),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牛结节性皮肤病参考实验室的检测试剂盒比对,二者的灵敏度一致,现已在国内各海关使用,反响很好,可以作为检测诊断LSD的首选方法。

4、防控

对于牛结节性皮肤病的防控主要还是要依据它的传播条件开展。

(1)净化传染源

我国农业农村部于2020年7月10日印发了《牛结节性皮肤病防治技术规范》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应高度重视牛结节性皮肤病的防控工作。保障养牛业持续健康发展。

开展疫情排查:对牛群开展排查,发现牛全身皮肤出现10~50 mm多发性结节、结痂,以及伴随肩胛下和股前淋巴结肿大,奶牛乳房炎、产奶下降等典型临床症状的,要立即隔离发病牛并限制移动,组织专家及时开展临床鉴别诊断。

及时诊断和报告疫情:对怀疑为牛结节性皮肤病的病牛,所在地县级以上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要及时采集病牛皮肤痂块、抗凝血、唾液或鼻拭子等样品,送省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检测,然后送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备份。

严格处置确诊疫情:疫情确诊后,立即扑杀所有发病牛,并进行无害化处理,做好同群牛的临床监视,对养殖场环境进行彻底清洗、消毒,灭杀蚊蝇等昆虫媒介。采用国家批准的山羊痘疫苗按照山羊的5倍剂量对病牛所在县及其相邻县的全部牛只进行紧急免疫。扑杀、紧急免疫完成后一个月内,限制同群牛移动,禁止疫情县的活牛调出。疫情发生前一个月内生产的牛皮,须辗制成皮革后方可调出。

避免活牛调运和产品贸易带来的扩散风险:活牛调运是导致疫情向其他地州或省份扩散的主要方式。在当地采取封锁措施前,从疫情所在县调出的活牛具有极高的扩散疫情风险。据调查,2019 年 6月以来,伊犁州向 11 个省(自治区)输出了数量不等的活牛(表 2),这些活牛可能存在传播疫情的风险。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切断传播途径

做好粪污处理及蚊虫防控:针对牛舍、粪坑和粪污处理场等蚊蝇滋生地开展灭蚊、灭蝇消毒运动,以便于有效阻断疫病的跳跃式传播。

(3)提高易感动物的免疫力——疫苗免疫

在流行区,疫苗接种是控制手段。在国外有两种减毒活疫苗已经被专门用于控制牛结节性皮肤病。其中一种是基于该病毒的一个南非分离株研发的,另一种则是基于绵羊痘病毒的一个肯桑尼亚分离株研发的,已研制出一种疫苗。

疫情确诊后,要立即扑杀所有发病牛,对扑杀和病死牛进行无害化处理,做好同群牛临床监视,对养殖场环境进行彻底清洗、消毒,灭杀蚊蝇等昆虫媒介。采用国家批准的山羊痘疫苗(按照山羊的5倍剂量)对病牛所在县及其相邻县全部牛只进行紧急免疫。扑杀、紧急免疫完成后1个月内,限制同群牛移动,禁止发生疫情县活牛调出。疫情发生前1个月内生产的牛皮需辗制成皮革后方可调出。加强流行病学调查,查明疫情来源和可能传播去向,及时消除疫情隐患。新疆要重点在果子沟等地设卡,严防染疫活牛调出;要以疫情所在县为中心,尽快逐步扩大牛只免疫范围至全区;要积极配合海关等部门加强边境防堵。对于疫情国家最有效的防控手段是疫苗免疫。接种SPPV和GTPV疫苗株对LSDV有部分交叉保护性,很多国家均通过接种山羊痘疫苗来防控LSDV。

简要的概括起来就是:疫情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开展疫苗注射和全场的灭蝇行动,同时禁止到疫区进行购牛。这样才能保障牧场内外不会接触到病毒,同时动物机体本身具有抵抗病毒的抗体。

5、风险控制

对于该病的风险控制,建议各地及时出具应急预案;加强临床监测,限制活牛长距离运输,同时开展紧急免疫接种;组织牧场开展灭蚊、灭蝇消毒运动。如观察发现LSD病例时,通常该病已经在当地传播了数周,所以当发现第一起疫情时,很可能随后就会发现更多的病例。从国际经验看,该病的有效控制必须依赖于疫苗免疫。

牛结节性皮肤病(lumpy skin disease,LSD)又称牛疙瘩皮肤病或牛结节疹,是由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LSDV)引起的一种牛传染病。该病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须通报动物疫病,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动物检疫疫病名录》中的一类传染病。该病发病率为5%—45%,病死率可达10%。其中产奶奶牛的危险性最高。发病率在5%—45%,死亡率在1%—10%。该病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常见于利于吸血节肢动物繁殖的春、夏、秋季节。

根据FAO数据,2016年我国水牛养殖量为2380.1万头,奶牛和肉牛养殖量为8452.3万头,总量超过1亿头。根据目前牛结节性皮肤病的传播速度以及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哈萨克斯坦接壤地区畜群养殖量密度计算,传入时间预计2019年—2020年。传入后,将引起我国奶牛和肉牛大量发病。按照5%—45%的发病率和1%—10%的病死率计算,将会有400万—4500万头牛感染,4万—450万头牛死亡。

我国首次确诊发生该病是在2019年8月12日,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确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州发生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2020年7月13日,农业农村部接到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认,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发生一起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截至目前,今年以来,全国共有福建长汀、江西赣州、广东潮州、安徽黄山、浙江金华等地确诊发生牛结节性皮肤病疫情。

1、牛结节性皮肤病风险概述

当前疫情排查主要基于临床症状。据文献记载,该病亚临床症状较多,疙瘩不明显,因而对牧区而言,极难在第一时间发现亚临床症状的病牛。这些病牛可能导致牛群发生持续感染。虽然该例疫情目前已被确诊,但病原何时传入、影响范围多大,仍难以判定。因此,在开展免疫前,需要实施血清学监测,在高风险区域采集牛血清,进行抗体筛查,进而研判疫情可能的扩散范围。

引起牛结节性皮肤病的病原为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为双链DNA病毒,基因组大小约为151 kbp。LSDV 是一种痘病毒,与牛痘病毒差异很大,而与绵羊痘病毒(sheep pox virus,SPPV)和山羊痘病毒(goat pox virus,GPV)相似,同 属于山羊痘病毒属(Capripox virus)。LSDV是大的双链 DNA有囊膜的病毒,在冬季和干燥情况下,该病毒在环境中存活能力很强。虽然许多消毒剂能够杀灭该病毒,但此类消毒剂往往难以杀灭发病动物脱落的痘疹痂皮中的病毒。

LSD是牛的“天花”,临床特征包括发热、皮肤广泛性出现结节、机体消瘦、淋巴结肿大、皮肤水肿(图 1)。剖检可见黏膜和内脏器官出现病理性结节。该病的发病率在 5%~45%之间,病死率达10%。该病不感染人,其危害主要在于引起牛病死率升高、牛皮质量下降、产奶量下降、体重增长缓慢,有时引起公牛暂时或永久性不育,甚至因为继发细菌感染而导致病牛死亡,还可导致牛和牛产品出口受阻以及巨额的疫病控制与消灭成本,从而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临床表现及剖检情况

(1)牛结节性皮肤病的流行病学

病毒可在被感染牛的唾液中存在,该病可以通过被污染的环境感染。但是最主要的传播方式是节肢昆虫媒介的机械传播,也就是蚊蝇的叮咬,所以在以往流行地区多发生在雨后的昆虫活动,所以说这种疾病与雨季有关。随着蚊蝇叮咬机械传播的病毒,通过白细胞相关的病毒血症在机体内迅速的发展。

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也可通过间接接触方式传播,病牛污染的环境、污染物及媒介,如用具、饲料、垫草以及病牛粪便、分泌物、毛皮等。节肢动物可传播多种痘病毒,如禽痘、黏液痘等。目前为止,已经证实,蚊子可能传播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严重感染动物的损伤皮肤含有高滴度的病毒,这为吸血节肢动物提供了丰富的污染来源。最近发现,非叮咬的苍蝇也发挥传播作用。其作为媒介,通过采食因牛结节性皮肤病死亡的动物尸体,从含高滴度的损伤皮肤或体液中携带病毒。非洲硬蜱也可传播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

(2)传播途径

我们知道疫病的传播需要满足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根据牛结节性皮肤病的流行病我们可以知道它的传染源主要为病牛;传播途径主要通过蚊、蝇、蠓、虻、蜱等昆虫媒介传播;易感动物为所有牛,黄牛、奶牛、水牛等易感,无年龄差异。因此我们在预防该疾病的时候主要要通过这三个维度进行预防。

(3)牛结节性皮肤病的临床症状

一般症状:病牛发热,呼吸困难,流涎,流脓性鼻液,体表淋巴结肿大,胸下部、乳房和四肢常有水肿,孕牛经常发生流产、产奶量暂时性下降、公牛暂时或永久性不育。

特征性症状:在皮肤上出现许多结节(疙瘩),结节硬而凸起,界限清楚,直径一般为2—3 cm,少则1—2个,多则达百余个(图2)。结节多出现于头、颈、胸、背等部位,有时波及全身。结节可能完全坏死、破溃,但硬固的皮肤病变可能存在几个月甚至几年。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3、诊断

(1)鉴别诊断

LSD 重症病例的症状特征非常明显,但轻度感染易与牛伪结核性皮肤病、牛疱疹性乳头炎(牛疱疹病毒2型)、嗜皮菌病、牛皮蝇感染等疾病混淆,应作鉴别诊断(详见表1)。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实验室诊断

常规检测方法如病毒中和试验、ELISA和普通PCR均可对牛结节性皮肤病进行确诊,但这些方法耗时长、灵敏度低、特异性差,不能对早期发病动物进行快速准确地诊断。目前,一款“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荧光定量PCR检测试剂盒”已经上市,不仅可以快速、准确地检测LSDV,还可鉴别诊断山羊痘病毒(GTPV)和绵羊痘病毒(SPPV),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牛结节性皮肤病参考实验室的检测试剂盒比对,二者的灵敏度一致,现已在国内各海关使用,反响很好,可以作为检测诊断LSD的首选方法。

4、防控

对于牛结节性皮肤病的防控主要还是要依据它的传播条件开展。

(1)净化传染源

我国农业农村部于2020年7月10日印发了《牛结节性皮肤病防治技术规范》的通知。通知要求,各地应高度重视牛结节性皮肤病的防控工作。保障养牛业持续健康发展。

开展疫情排查:对牛群开展排查,发现牛全身皮肤出现10~50 mm多发性结节、结痂,以及伴随肩胛下和股前淋巴结肿大,奶牛乳房炎、产奶下降等典型临床症状的,要立即隔离发病牛并限制移动,组织专家及时开展临床鉴别诊断。

及时诊断和报告疫情:对怀疑为牛结节性皮肤病的病牛,所在地县级以上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要及时采集病牛皮肤痂块、抗凝血、唾液或鼻拭子等样品,送省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检测,然后送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备份。

严格处置确诊疫情:疫情确诊后,立即扑杀所有发病牛,并进行无害化处理,做好同群牛的临床监视,对养殖场环境进行彻底清洗、消毒,灭杀蚊蝇等昆虫媒介。采用国家批准的山羊痘疫苗按照山羊的5倍剂量对病牛所在县及其相邻县的全部牛只进行紧急免疫。扑杀、紧急免疫完成后一个月内,限制同群牛移动,禁止疫情县的活牛调出。疫情发生前一个月内生产的牛皮,须辗制成皮革后方可调出。

避免活牛调运和产品贸易带来的扩散风险:活牛调运是导致疫情向其他地州或省份扩散的主要方式。在当地采取封锁措施前,从疫情所在县调出的活牛具有极高的扩散疫情风险。据调查,2019 年 6月以来,伊犁州向 11 个省(自治区)输出了数量不等的活牛(表 2),这些活牛可能存在传播疫情的风险。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2)切断传播途径

做好粪污处理及蚊虫防控:针对牛舍、粪坑和粪污处理场等蚊蝇滋生地开展灭蚊、灭蝇消毒运动,以便于有效阻断疫病的跳跃式传播。

(3)提高易感动物的免疫力——疫苗免疫

在流行区,疫苗接种是控制手段。在国外有两种减毒活疫苗已经被专门用于控制牛结节性皮肤病。其中一种是基于该病毒的一个南非分离株研发的,另一种则是基于绵羊痘病毒的一个肯桑尼亚分离株研发的,已研制出一种疫苗。

疫情确诊后,要立即扑杀所有发病牛,对扑杀和病死牛进行无害化处理,做好同群牛临床监视,对养殖场环境进行彻底清洗、消毒,灭杀蚊蝇等昆虫媒介。采用国家批准的山羊痘疫苗(按照山羊的5倍剂量)对病牛所在县及其相邻县全部牛只进行紧急免疫。扑杀、紧急免疫完成后1个月内,限制同群牛移动,禁止发生疫情县活牛调出。疫情发生前1个月内生产的牛皮需辗制成皮革后方可调出。加强流行病学调查,查明疫情来源和可能传播去向,及时消除疫情隐患。新疆要重点在果子沟等地设卡,严防染疫活牛调出;要以疫情所在县为中心,尽快逐步扩大牛只免疫范围至全区;要积极配合海关等部门加强边境防堵。对于疫情国家最有效的防控手段是疫苗免疫。接种SPPV和GTPV疫苗株对LSDV有部分交叉保护性,很多国家均通过接种山羊痘疫苗来防控LSDV。

简要的概括起来就是:疫情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开展疫苗注射和全场的灭蝇行动,同时禁止到疫区进行购牛。这样才能保障牧场内外不会接触到病毒,同时动物机体本身具有抵抗病毒的抗体。

5、风险控制

对于该病的风险控制,建议各地及时出具应急预案;加强临床监测,限制活牛长距离运输,同时开展紧急免疫接种;组织牧场开展灭蚊、灭蝇消毒运动。如观察发现LSD病例时,通常该病已经在当地传播了数周,所以当发现第一起疫情时,很可能随后就会发现更多的病例。从国际经验看,该病的有效控制必须依赖于疫苗免疫。